《一首搖滾上月球》電影播映暨導演座談會

講師簡介

黃嘉俊: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oturnhuang

世新大學廣電系電影組、台灣藝術大學應用媒體藝術研究所

外號黑糖的黃嘉俊導演,作品風格溫暖清新,卻有深刻沁人的厚度力量,創作喜尋無人接觸的的新題材,期待以平易的語調,寧靜改變世界。

工作經歷

自由編劇導演, 黑糖媒體創意有限公司負責人,【飛行少年】為其第一部紀錄長片。

得獎記錄

2005~2008年 連續5年入圍電視小金鐘獎‧最佳導演獎

2006年 紀錄短片《夢想之旅》台灣國際兒童影展‧國際競賽類最佳電視節目獎

2008年 電視小金鐘獎 ‧ 最佳導演獎

2008年 紀錄短片《黑熊 001》入圍

希臘羅得影展

德國自然視野影展

德國綠色影展

保加利亞歐洲環境影展

美國蒙大拿影展

2008年 紀錄長片《飛行少年》

台北電影節最佳紀錄片

映像公與義紀錄片影展首獎

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觀眾票選最佳影片

南方影展觀眾票選最佳影片

2011年 紀錄短片《想念的方式》

台灣兒童國際影展開幕片

Japan Prize日本賞入圍

金穗獎入圍

2012年 紀錄片《嗨!寶貝》《滿 足》

活動內容

初看一首搖滾上月球的時候,雖然早就知道是一部描述罕見疾病的電影,但導演獨特的拍攝手法,以一群罕病家庭的爸爸們追逐年輕搖滾夢的理想為時間軸,貫穿全片,仍然令本片在熱血澎湃的音樂後面,有動人的情節與故事。當為人父母面對自己懷胎十月生下的新生兒,那樣的喜悅,是難以用言語形容的;而當新生兒先後發病成為罕病病童,從天堂掉落到谷底的黑暗感,更是難以復加的沉重。那樣的心情,不是一般人可以調適的,簡單來說,要活還是要死,就像個雙面刃,都不好過。

電影內容就不多談,有興趣的讀者們,可自行向協會借閱與觀賞。^^

以下就導演分享內容多做敘述:

這部紀錄片總共花六年的時間醞釀,五年拍攝,一年剪接。其實一開始只是去罕病基金會協助拍攝短片和紀錄,但拍著拍著,隨著愈來愈認識罕病團體,也認識片中的爸爸們,聊到每個人的心中年輕時都有一個搖滾夢,因此就突發奇想的請四分衛主唱阿山,以音樂為主軸,開始了這一部長達六年紀錄的拍攝過程。因為照顧自己的孩子而失去社交生活,因此每星期一次的練團,就成了合法請假的理由,爸爸們能在練團的過程中,充分地發揮搖滾夢,盡情的釋放壓力。一路上,導演也陪伴罕病病童的孩子們走過許多日子,本身更已變成罕病家庭父母的好友。導演向觀眾分享,仔細觀察,在罕病基金會舉辦活動,出席的往往都是母親,為什麼?因為相較而言,這幾年提倡兩性平權,進而女權成長,愈來愈多女性朋友們在社會上發聲;反觀男性,反而愈來愈沒聲音,代表問題大了,因為媽媽們太堅強了。母親其實比父親堅強許多,有很多「落跑老爸」,逃避自己孩子是罕病病童的事實,逃避方式有很多種;有的以賺錢養家為由,埋首工作,將自己的駝鳥心態表露無遺,有的消失不見,單單就一張紙條,寫著對不起三個字,留下的只有堅強的母親。因此片名為什麼取名為一首搖滾上月球,而電影的封面為一顆月球,其實是在暗喻台灣男人像月亮,展現明亮的部分,但看不到的月亮背面,無法反射陽光的一面是灰暗的。

紀錄片是沒有劇本的,那如何拍攝?其實導演就像是個隱形人,在各個罕病家庭內陪伴他們生活,這段日子,導演的手機從不關機,跟這幾個罕病家庭的父母說,無論何時何地,只要你們有需要,都能打這隻電話給我。也因此,導演攝影機也不離身,電影中有一幕是勇爸的小孩被懷疑偷竊而移送警局,做完筆錄後回到家已是凌晨兩三點,足見拍攝紀錄片所需要的毅力。也因為是紀錄片,時間長(五年)才能紀錄,深度廣度都足夠,五年拍下來,剪接第一版時,片長高達5.5小時,幾乎每個家庭都能獨立成一部紀綠片,導演笑著說,剪片師警告我,不准再拍,再拿過來給我剪了,不然沒有剪完的一天。如何做最後的取捨?只好把重複部分拿掉,由一個家庭代表一些生活鎖碎的事務,加上其他家庭強調不同的地方。這部片記錄的事,雖然看起來很特殊新奇,但卻發生在你我身邊,其實導演要的是讓觀眾與這部片的主題連結,進而發生共鳴,產生價值。

紀錄片是一種無時間和國度限制的電影,有人說拍電影的人就是個浪漫的人,而拍紀錄片,更是浪漫中的代表,不賠錢就不錯了,為什麼要拍?導演選素材的重點是要強調,家給人幸福的感覺,雖然外在生活上有值得同情的地方(因為罕病),但也因為孩子的生活在有限的日子中,父母的愛全心全意的放在孩子身上,因此其實孩子的生活是非常充實的,進而得以圓滿。現在社會上,因為事業、愛情、友情等等錯綜複雜的關係,反而一開始陪伴你最深的家庭常常被在最後。但它永遠在那等你,這也是這部片想要表達的主題之一。

因為關心這片土地,因為關心這個社會,黃嘉俊導演另外的作品,飛行少年,已是被拿來當作社工,法衛等相關科系的教材。有興趣的朋友們,可再進一步閱讀,觀賞。

有觀眾問到,拍紀錄片是否很辛苦,因為你要走進人家的世界,但又不能被影響,在作品中夾雜自己的情感?導演說,他會保持一個適當的距離,可以拍攝,但又保持安全,不會投入自己的感情。以人的眼睛來比喻的話,就是處在一個能看得見被拍攝者全身的距離,不會靠得過近,只看到被拍攝的眼睛和鼻子。真正的拍攝困難?其實被拍攝者不是問題,他們只需要做自己即可。真正難題在於管理,如何管理時間,人員的配合等等。另一個難題是如何說故事。因為說故事,比起說教,更令人能接受。以這部片為例,這部片說了一個很好的故事,能引起觀眾們的共鳴。

導演在問答中也透露自己即將有兩部新片要推出,一部長片,有關老人照護議題。一部短片,說的是一群教養院中的孩子。

如何與被攝者取得信任?導演只說了兩個字:真誠。指的是把一切都跟被攝家庭說明,說明為什麼麼要拍這片?拍這部片的目的為何?是要成為名導演?可以在院線片播放?得獎?賺錢?這些都不是導演拍攝這部片的目的,導演想表達的是,可以在社會大眾面前,為弱勢群體發聲。同時也要考量到人都有脆弱敏感的一面,若為他們著想,在整個製作的過程中,也要為被攝家庭的成員們多著想。

有觀眾問到,以現今醫學而言,若能早期發現懷的孩子可能有缺陷,那是生還是不生?導演回答,這個答案是肯定的,不用負面看待這件事,人生就是不斷的挑戰,這也是為什麼航海王會這麼好看,因為解決了一個大魔王,又會跑出別一個。問題解決不了,因為孩子不會好,但只要找到與問題相處的方法,進而面對問題,也就是在不斷的挑戰中找到自己安身立命所在,就像片中的家庭,每個家庭都沒有放棄自己的孩子,而是找到與孩子相處的方法,雖然孩子可能不能說話,無法表達,但片中的父母們從來沒有放棄與孩子談話,一個眼神,一個咳嗽,在父母的眼中,都是孩子與自己的對話。

工作人員協助觀眾進場與資料核對

本次的活動,主題為電影主題欣賞,邀請一首搖滾上月球的導演,黃嘉俊導演,前來分享,導演與觀眾互動良好,看著導演侃侃而談,現在氣氛融洽,而且導演非常用心,還帶了小禮物來分送給觀眾,這一次的活動,非常成功。

分享會後與觀眾和工作人員合照


Featured Posts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No tags yet.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 2016 by VolunteerLink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 

  • Facebook Social Icon

臺灣志工盟協會

VOLUNTEERLINK

TAIWAN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