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點-

2016尼泊爾Laduk地區災後重建田野調查計畫

WE INTERVIEWED

Schools

Clinics

&

Ward Leaders

服務內容成果

研究方法

本次的調查內容分為量化分析以及質性紀錄。量化分析用於比較Laduk各鄰的發展以及獲得補助狀況,質性紀錄則可反映特定家戶其因自身狀況而產生的特殊經歷、事件。


訪調範圍包括Laduk地區總共九個鄰,面積為26.5平方公里。訪問分為兩大部分:(1)公家機關訪問、(2) 家戶訪問。公家機關又再分為 (1-1) 學校、(1-2)教師、(1-3)衛生所、(1-4)衛生所員工、(1-5)社區領袖。公家機關的問卷目標為針對學校、衛生所及社區基本生活資源、在地震時所受到的創傷、以及由政府與NGO獲得的重建資源及幫助。公家機關人員部分則主要針對人員基本資料、所受訓練、以及地震對個人的影響做探討。家戶訪問主要內容針對各家戶的人口結構、地震前後生活資源的改變、地震當時所受到政府與NGO補助的情況、家戶目前重建的情況以及生產力做調查。此調查的目的是用以分析Laduk地區在2015大地震之前與之後,居民生活的改變,已經獲得的外援,以及未來可能需要外界協助等三大面向問題。

此次訪調的群體數如下:六間中小學、四十四位中小學教師、一個大型衛生中心、一個小型衛生中心、六位小型衛生中心員工、三個地區衛生志工、九位社區領袖,以及七十戶Laduk居民。七十戶當中每個鄰約訪問四至十二戶不等,考慮變因為(1) 族群分布、(2)每鄰人口數比例、(3)家戶所在位置,希望能涵蓋所有族群,每一鄰訪問類似人口比例。特別由於Laduk地區涵蓋海拔一千三百公尺到兩千一百公尺的範圍,地形變化很大,不同的地理環境可能造成家庭資源很大的不一樣,所以特別希望在訪問的家戶地區上涵蓋全區而非集中在特定區域。


本次訪調的時間為2016年七月二十一日至八月十二日,為期二十天。訪調人員一共六位由臺灣參與此次專案,另聘請三位尼泊爾翻譯人員,負責訪查時的翻譯工作。訪調內容除了紙本紀錄,每日會由訪查人員以錄音方式將訪談內容作記錄,用以未來在做資料整理時可以交互參考。量化資料分析則為訪談人員回到臺灣之後,以Excel或Work圖表呈現,而質性調查結果則由個訪調人員自行用文字呈現。

家戶

這次拜訪的地區為Laduk村,依照行政劃分此村落又再分成9個鄰,家戶的訪談是依每鄰的人口數以及不同家族所佔的比例做訪談採樣,再將所獲得的家戶資訊轉換為圖表作呈現。本章節分成六個部分,分別介紹人口結構、經濟產業、常見疾病與就醫方式、家庭生活、震後補助以及小結。

一、人口結構

      從訪談資料中可看出,在Laduk地區,每戶總人口數大多介於5-8人,在訪談過程中也觀察到,部分的家戶是以父母及2, 3個子女所形成的小家庭為主,部分與長輩同住,部分則是生育子女較多的家庭。在男女比的部分,與社區訪談獲得的資訊相同,平均女性人數會比男性多。在家中子女個數的部分,有部分受訪者家中子女個數多於5位,隨著父母年齡層的降低,所生子女個數也降低,推測與尼泊爾政府推行家庭計畫-Two Is Happy有關。各鄰受訪者平均結婚年齡為20歲上下,女性結婚年齡普遍低於男性;從訪談資料得知目前多數父母期待子女先完成學業並且找到工作後再結婚,大約是25歲,太早結婚不僅未來發展受限,生小孩危險度也較高。

 

二、經濟產業

      當地的經濟形態以農牧混合為主,種植的穀物與蓄養的牲畜以自用為主。由穀物種植比例的圖表可以看出當地種植穀物的大宗分別為玉米、稻米、小米與小麥。由於道路路況不佳,農業器具較難進入當地,因此當地農業耕作動力以畜力為主。畜牧業的部分多數家戶畜養乳牛、山羊、雞作為動物性蛋白質來源,而公牛作為耕作重要的動力來源。

 

三、常見疾病與就醫方式

       當地常見的疾病以感冒、發燒為大宗,外傷的大宗則是切傷。另外其他較為零星的疾病像是咳嗽、關節炎、腹瀉等。當地的就醫方式分成三個,分別是到五鄰衛生所就醫、尋求在地醫療志工協助或是到山下城市Singati看病。

       每一鄰的村民在就醫選擇上有所不同,並非所有的村民在生病的時候都會選擇到當地主要的醫療場所:五鄰衛生所就醫。透過訪談我們發現影響村民就醫的因素主要為距離。如2,3,5鄰離衛生所約30-40分鐘路程,當地村民多選擇五鄰衛生所就醫。4,6,8鄰離山下城市Singati較五鄰衛生所更近,因此當地居民偏好到Singati就醫。

 

四、家庭生活

       家庭生活的分析分成四個面向,分別是家庭用品、電力來源、水源與烹調能源。家庭用品的調查顯示出多數家戶都具有行動電話與收音機。由於當地供電不穩的關係,少有家戶擁有冰箱。廁所方面,多數的家戶都設有化糞池,有些家戶則會將排泄物作為農作物的肥料使用。家戶的電力來源分成三種,從山下城市Singati接電線、水力發電與太陽能。多數家戶的電力來源為從山下城市Singati接電線,一鄰由於鄰近河谷,因此以水力發電居多。另外少數的家戶以太陽能板作為供電來源。

      水源的部分,由於尼泊爾夏天適逢雨季,多數的家戶在夏天並沒有水源不足的問題,但在地震後有許多水源消失或是水管、蓄水槽被震壞的情況。冬天是尼泊爾的乾季,水源不如夏天穩定,因此會發生水源短缺的問題,多數家戶會到鄰近的溪流、泉源提水。由於瓦斯的補充不易,需要到山下的城市Singati購買運上山。多數的家戶以木頭作為主要的烹調能源,非常少數的家戶擁有瓦斯爐。

 

五、震後補助

       在大地震後,尼泊爾政府再派人前往勘查Laduk區域房屋損壞情形後,後陸陸續續發了幾次的補助金額,部分家戶拿到全額77,000rs(目前),部分則是尚未拿到全部補助,17,000-75,000不等,視其房屋損毀情形而定。

 

六、小結

      透過這次家戶的訪談,我們發現家戶在地震發生一年五個月之後仍然具有重建工作上的困難,特別是缺乏足夠的金錢進行永久屋的修建。多數村民的經濟型態為農牧混合,且多以自用為主。部分村民告訴我們會有不夠吃的狀況,少數村民因為有足夠的農田,或是請人耕作,使得有多餘的穀物可以販賣賺錢。也有一些村民會種植高經濟價值的作物販賣,如kiwi。牲畜的部分,除了自用外作為蛋白質來源外,雞與羊會有商人到Laduk買,其中又以達善節時可賣出最多羊。但一隻雞需養一年才能販售,一隻羊則需養三年才能販售,即便為家戶的收入來源,仍是有限的。當地的男性壯年則會當挑夫(500rs/日),或是幫忙蓋房子(約700rs/日)作為主要收入來源。平日的開銷則是以米、鹽、油、糖、香料、衣服、水費、電費(80-100Rubees)及教育費用為主,但家庭花費相較於收入,入不敷出的狀況仍常見。 有許多青壯年男子會離開家鄉,前往加德滿都工作,或是到海外如印度、馬來西亞、卡達等地工作,薪水較國內工作更加優渥。尤其在2015大地震後,Laduk地區幾乎所有房子都倒塌,重建經費除了政府補貼之外,其餘只能依靠外地工作的家人寄錢回家支援重建工作。

    2015大地震前,Laduk地區的房子大多為三層樓的房子,在地震後幾乎都倒光。地震後居民們使用舊房子的材料如木頭,以及政府和NGO所提供鐵皮及器具搭建暫時屋,暫時屋的花費從幾千元到十幾萬不等。但由於暫時屋冬冷夏熱,並且難防止小動物的進入如蛇、青蛙等,並且雨季就開始漏水,問題多且居住也不舒適。少部分的家戶正在興蓋永久屋或是已完成永久屋,多數的家戶則是在等賺更多錢或是等政府的補助下來,有足夠金錢可以蓋房子時在動工,另外,由於雨季造成通往Singati的路常崩塌,無法將材料載到山上,也有部分家戶希望等到冬天(雨季結束)在開始興蓋永久屋。興蓋永久屋的花費(預估)則是10萬到100萬盧比不等。沒有足夠錢蓋永久屋,幾乎為每家戶目前所面臨的問題。

       災後重建的另一個問題是水源,包括水管在地震中受損、水源地的水變小,甚至消失。尼泊爾的天然條件為乾、濕季分明,濕季的降下足夠的雨水使村民不用擔心水資源匱乏。但村民普遍在乾季都會遇到缺水的問題,只能到家附近的溪流、泉源提水。地震之後,一些水源地的水源變小,或是消失。村民只能重新尋找水源地或是增加提水的頻率因應。有村民提到想要架設新水管卻缺乏金錢的困境,或是找不到鄰近適合的水源地,這些都是災後村民正面臨的民生問題。

       教育的部分,從訪談資料可以明顯看出,老年及壯年年齡層的女性幾乎沒有受教育,男性只有部分沒有受教育,因為在過去傳統的觀念中,女性是不需要受教育的,並早早(十幾歲)就踏入婚姻。相較於過去,現在不論男女,學齡中的孩子幾乎都有上學,父母也期望孩子可以念到較高的學位,如大學、研究所。Laduk區學童在選擇學校方面,多前往就近的學校就讀,或是因年級升高改前往五鄰或九鄰的學校。少部分家長會將孩童送往其他地區就讀,希望能提升英文能力,如加德滿都,但所需花費甚高。

      此次家戶調查成功的地方在於針對災後重建、家戶人口結構、經濟、教育、醫療等方面進行全面性的調查。透過這些資料,我們建議團隊規劃的服務方案可以朝著與在地NGO或是政府的合作,規劃完善的水資源輸送設備,解決基本的民生問題。

 

學校

教育資源-學校

Laduk地區共有6間學校,其中包括四間小學(Primary School, Level 0 ~ Level 3 or 5),一間中學(Secondary School ,Level 0 ~ Level 10)以及一間高中(Higher Secondary School, Level 0 ~ Level 12)。

全部的學校校舍,都在此地震中傾倒,目前重建的部分,除了本協會在五鄰完全和平中學(Shree Shanti Adarsha Higher secondary school) 所重建的五間校舍為鋼筋水泥以外,其他皆為鐵皮教室 ,大多由NGO提供鐵皮進行重建。除了校舍倒塌以外,教師所使用之文具也皆已損毀,但沒有學生或老師因為地震而死亡。

問題分析:

  1. 除了五鄰和平完全中學的五間教室之外,其他教室、辦公室以及其他學校的所有校舍目前都仍然是鐵皮教室,仍有冬冷夏熱的問題,並且隔音非常不好,學生或老師的聲音都會在三到四間教室之間互相干擾。

  2. 除了普通教室以外,過去學校擁有的實驗室與電腦教室也皆損毀,其中除了建築本身傾倒之外,實驗室所用的器材,以及電腦也皆損毀,目前學生都只能從書本上學習自然科學與電腦的知識,相較於親手實際操作,學習效果大打折扣。

  3. 學校雖然平均分佈於九個鄰,但目前只有五鄰的和平完全中學有提供再10年級SLC考核之後的11,12年級的教育內容。若有學生住在一鄰、九鄰或是八鄰與六鄰海拔較低的位置,每天就需要花費三到四個鐘頭往返學校,在雨季的時候天雨路滑相當危險。

  4. NGO提供給各學校的幫助,硬體上多為鐵皮教室,並沒有後續的幫助,而政府提供給學校的補助金額更是遠遠無法提供學校興建安全的校舍環境。

  5. NGO提供給各學校的軟體幫助,多為制式化的筆記本,鮮少提供學童例如課外讀物(放置於圖書館)、課本、建置學校運動設施等做幫助,導致有單一文具用品數量過多,至今仍存放在儲藏室,而學童仍然沒有辦法在安全的教育環境進行豐富多元的課程。

  6. 從每一間學校所獲得的幫助來看,只有四鄰與七鄰的學校有獲得較多的社區支持,其中四鄰的校地由社區捐贈,而七鄰有四位教師(佔總額的1/3)的薪水由社區支付。

  7. 學童就學的比例雖高,但只要到農忙的季節,或是節慶,在訪問過程中經由教師口述說明缺課的情形仍然嚴重。

  8. 沒有任何學校有醫護人員進駐,只有五鄰的學校剛好座落在Laduk地區唯一一間診所附近,較能快速得到醫療照護。

  9. 課程設計內容雖涵蓋各科項目,但以英語為例,大多數高年級學生甚至教師仍然無法用英語溝通,與市區學校相比差距甚大。

 

 

未來建議

  1. NGO首要目標仍為建置校舍等硬體設施,若沒有足夠的資源進行重建,則可以將提供每個學校不同的軟體設施(如電腦、教具等)為主要方向。

  2. 醫療相關NGO可以提供學校教師或職員基礎醫護訓練及提供醫藥,能夠提供學員立即的救治。

  3. 雖然目前學生上學不需要收取學費,但有部分學校有收到制服的補助,一些則需要家長自行提供。若未來有NGO想進行此方面的協助,可先由尚未獲得制服補助的學校進行發放。

教師

本次訪談人數總計44名,其中包括40位教師(1鄰及9鄰皆有其中一位老師兼任學校助理)、1位專職會計(5鄰,曾經是教師)以及3位專職助理。未訪問人數僅4名,皆因當時該些教師暫時不在學校(受訓、請長假等原因),其中雖包括8鄰學校校長,但對於了解教職員整體狀況影響應相對微小。

 

以下大部分分析同時將教師及職員一併統計,少數幾項只與教師相關的統計(如學歷、教學時間、教師自評表等)會將專職助理剔除(但不剔除5鄰曾為教師之專職會計)。

全村教師曾受訓練之比率約六成(扣除三位專職助理),能夠發現7、8鄰之受訓比例明顯較低,推論應與教師年齡相關(詳見圖二),因有較多年輕教師,又近年來尼泊爾政府正著手教育制度改革,暫停教師專業訓練,因此大部分新進老師並沒有受訓。然而5鄰學校教師平均年齡雖然高,但因為學校性質為中學(Higher Secondary School),有較高比例的學、碩士畢業教師(詳見圖十七),在尼泊爾這些老師不須接受額外的教師訓練,因此5鄰學校的受訓比例並沒有特別高;而7鄰(Secondary School)亦有相同狀況,在兩種因素影響下,7鄰之受訓比例顯得特別低。

關於教育訓練,在其暫停之前,主要有兩種較多人曾經接受過的訓練。其一為Teacher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Training(TPDT),小學(Primary School)老師必須參加,大部份是總共三階段,每階段為期五天。另外一個則為『10 Months』,各年代有不同廣播授課、現場授課及考試標準,但皆為期十個月。

 

而欲轉校/轉職之人數比率約占四成,各鄰間並無太大差異,大部分想離開的原因為:想回家鄉任教、薪資過低或環境不優等,尤其以部份高學歷者最甚(因較高比例非本地人,較習慣都市生活,雖薪資普遍已比其他教師高,但仍覺得不夠)

 

5鄰教職員平均年齡較高,7、8鄰則較低,但實際上所有學校教職員年紀分佈都很廣(標準差很大),其中又以1鄰學校最為明顯。而結婚年齡部分則大同小異,仍然因5、7鄰高學歷比率高,平均結婚年紀也相對較高。

圖三至圖六為年資相關統計圖,前二圖教師年資係指擔任教師之累積年資(可能包括多所學校,此處排除三位專職助理),後二圖則是在目前學校所工作之時間(統計包括三位專職助理)。由圖四、六可以發現,年資淺的老師占極大多數,尤其待在同一學校之年資(圖六):五年以下者竟占五成以上,而其後各區間皆平均分配。由此可見教師流動率非常高,多數教師不願意久留在村落教書,指有少數(多為當地人)會持續待在一所學校。若觀察各年資區間人數比,比較值得關注的是5鄰,是唯一年資分佈較平均的學校,可見此校運作較他校穩定許多。

圖七為各校教職員性別統計,大致上男性占比60%,女性40%,各校差異不大。但以尼泊爾全國男女比例而言,女性人數應高於男性人數,但實則不然,可見在當地的女性權益似乎還有進步的空間。

圖八至圖十一為種姓及宗教相關統計,由種姓統計可以發現多數教師屬於Kshatriya/Chhetri階級,而最低階級的Sudra顯然很難取得教職。而宗教的部分,由於尼泊爾的確以印度教為多數,大部分的教師應以印度教為信仰看似合理,但實際上根據調查此村落應有三成以上的Tamang族群(種姓Vaishya,皆信仰佛教),然而在本地教師比例占六成以上的狀況下(詳見圖十三),Tamang教師卻只有兩名,這代表還是存在著族群上的弱勢與差異。

圖十二至圖十五則為家鄉及家庭同住狀況,統計顯示多數教師來自當地村落,唯有5鄰學校較為特別,當地教師比例相對較少,並有較多之外地(Other District)老師。而與家人同住狀況便沒有甚麼特別的地方,純粹對應本地教師及外地教師人數,多數本地人便住在家中,而外地老師則住在學校宿舍或另租房子,也有少數外地教師是因為結婚後搬至此處。

圖十六及圖十七統計教職員學歷,圖十六中有三名學歷低於6~8年級的職員接為專任助理(分別在5鄰、7鄰及8鄰),其於有教師資格者皆至少受過9~10年級的教育,而多數老師教育程度落在11~12年級畢業,但學士以上學歷的教師也不占少數。圖十七特別將三位專職助理剔除再做統計,只看各鄰教師的學歷狀況,所有受訪教師中共有6名9~10年級畢業、18名11~12年級畢業、12名學士以及5名碩士。另外,5鄰及7鄰因為屬於中學性質(Secondary School),擁有較高比例學士以上學歷的教師,其餘小學(Primary School)師資則沒有特別的共通點。

 

圖十八、十九統計各校教師的聘僱性質,老師皆為全職,但聘僱性質分為兩類:永久職及暫時合約,前者須通過政府所舉辦的考試方能取得,薪水由政府支付,退休後可領退休金;而後者薪水則可能由政府或社區支持,通常社區支持之薪資較低。而由統計結果可以發現永久職的比例不到30%,就算加上由政府支薪的暫時合約教師,也不足夠支應學校所需教師數量(基本上除了5鄰學校外,其他學校目前教師人數皆為最低下限,等於每位老師每天都有滿堂的課要上),使得學校必須額外找尋資金(從社區或個人捐款)供應其他老師薪水。或許就是因為如此不完善的教育體系,造成許多教師不願意留在鄉村任教,使得教師流動率居高不下,如此惡性循環,教育品質便無法提升。

圖十九至圖二十二為教職員月薪統計結果,可以明顯地看到薪資差距頗大,從每月薪資5,000 $NPR以下到30,000 $NPR以上都有,且並非常態分佈,原因出在薪水支付來源分別是政府及社區,兩者間的高低根本無法比較(此在圖二十二極大的薪資標準差中亦可發現)。在此5鄰學校仍然是最特別的,雖然較高等教育老師的薪資理應較高沒錯,但全村月薪超過三萬的教師全部都集中在此校,甚至占了該校教師人數的一半,其他學校老師最高薪水甚至沒有達到下個級距區間25,000~30,000 $NPR,可見教育資源的分配不均也是未來待解決的問題之一。

接下來圖二十三、二十四同為薪資的分析,前者主要探討薪資與年資之關係,而後者則是薪資與學歷間的關係。由圖二十三中可以觀察到資淺教師薪資差異大,取決於學歷及聘僱性質;而達到一定年資後至少會有15,000 $NPR以上的薪資水準。圖二十四則明顯看到學歷越高普遍薪水越高,不過還是存在著不小的待遇差距(標準差大);圖左兩個區間為專職助理薪資,學歷與薪資並無絕對關係(此位沒有受過教育者純粹是因為工作於5鄰學校,因此待遇較好)。

圖二十五說明教師上課及備課時數統計(此部份數據因每位教師回答方式不同,有些以上課節數計算,有些以在校時間計算,因此並非完全準確),因為5鄰學校有較為充足的教師人數,老師平均教學時間最少。至於備課時間則多數取決於教師個人習慣,並無特定趨勢。

 

Thinking of your own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needs, please indicate the extent to which you have such needs in each of the areas listed.

1-1

Content and performance standards in my main subject field(s)

1-2

Knowledge and understanding of my main subject field(s)

1-3

Student assessment practices

1-4

Classroom management

1-5

Students’ discipline and behavior

1-6

Student counseling

1-7

Teaching students with special learning needs

1-8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skill for teaching

1-9

School management administration

表二、自評表(Part.1)

教師可勾選選項Level of need(Current status):No need、Low、Moderate、High

How strongly do you agree or disagree with the following statements

 

...about yourself as a teacher in this school?

2-1

I know how to get through to students.

2-2

I am making a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students’ lives.

2-3

I can make progress with even the most difficult and unmotivated students.

2-4

I am successful with students.

2-5

I am satisfied with my job.

 

...about what happens in this school?

2-6

Teachers and students usually get on well with each other.

2-7

Most teachers are interested in what students say.

2-8

Most teachers believe that students’ well-being is important.

2-9

If a student needs extra assistance, the school provides it.

2-10

Teachers are well respected.

表三、自評表(Part.2)

教師可勾選選項:Strongly Disagree、Disagree、Agree、Strongly Agree

表二及表三為訪談結束後請教師填寫之問卷,統計上我們將第一部分四種需要程度化為0~3分的分數;第二部分則將同意及不同意的各兩種程度化為-2、-1、1、2四種分數,以此為基準計算。

 

圖二十六、二十七分別為教師自評表Part.1及Part.2的平均分數。在Part.1的部分,雖然整體來說大部分需要程度都很高(因為大部分老師只勾選2~3分),但還是可以觀察出些微的差異,老師認為『1-8科技使用在教學上』的需求最為不重要,而普遍來說老師覺得最需要的仍然是學科教學及學生學習方面。

而第二部分各題間分數一樣差距不大,唯有『2-9如果學生需要額外協助,學校可以提供』此陳述有較多數的老師不同意之,可見老師對於學校的定位大部分只限於「教學」,認為學校並無協助學生日常生活之義務。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是5鄰學校教師普遍評分較低,可能原因為學士以上畢業者比例高,反而缺少教育方面的訓練(有幾位高學歷者表示希望接受「如何教學」的訓練),造成自我評估時較沒有把握;而『2-5我滿足於現在的工作』在5鄰一樣地分數特別低,就如之前提到的高學歷者因有較高比例之非本地人,較希望往都市發展,雖薪資普遍已比其他教師高,但仍覺得不足。

 

 

綜合以上各項統計,我們列出幾項在教職員上的主要問題:

  1. 有部份老師不曾受過教育相關訓練(因訓練暫停或高學歷者無須受訓)。

  2. 許多老師有轉校之想法,造成村落學校教師流動率高,無法確保教育品質。

  3. 尋求教職在性別、種姓上的不平等仍然存在。

  4. 政府所提供的師資人數不足,使得學校須自行尋找經費補充教師人數。

  5. 由4.造成老師教學負擔過重。

  6. 由4.造成部分老師薪資過低(由社區支應者),學校無法長久留住同一教師。

  7. 多數老師反應沒有足夠的教具可供使用。

 

​醫療資源

醫療資源Health post

Laduk地區主要醫療中心Health post坐落於五鄰。營業時間為每日的10:00~17:00,在非營運期間,如居民有醫療上的需求,醫療中心裡的主要醫療人員即居住在附近,民眾前往通知他們,即可馬上替村民醫治。

 

  1. 基礎醫療服務:

感冒、發燒、嘔吐、下痢、皮膚炎、傷口處理、外傷縫合、骨折、牙痛、精神疾病、疫苗注射,產婦產檢、生產、新生兒照護、營養品補充。

  1. 產婦及新生兒照護

每個產婦都會有一份詳細的生產紀錄表,裡面詳細的記載

  1. 過去的生產經驗

  2. 孕婦相關資本資料

   姓名、年齡、地址、先生姓名、最後經期來潮日、預產期、血型…

  1. 產檢

孕婦必須在孕程4、6、8、9月時回到Health post 做產檢。

  • 外觀特徵

  • 下眼皮

  • 臂圍

  • 四肢水腫狀態

  • 體重改變

  • 觸診

  • 觸摸孕婦肚子大小、形狀、位置。

透過觸摸,醫療人員可以判斷胎兒頭,腳身體的位置是否在適當的地方,如果醫療人員發現有胎位不正的情況發生,會告知產婦並轉診至Singati地區的醫院。

  • 聽診觀測胎兒心跳狀況。

心跳的快慢次數,可以了解胎兒的健康狀況;心跳位置可以分辨胎兒在肚子內的姿勢;如有兩個心跳即代表是雙胞胎。

  • 疫苗施打和營養品發放

政府為鼓勵婦女在孕程期間踴躍做產查,保護孕婦及胎兒的健康,還提供獎勵金給完成四次產檢紀錄的孕婦。

 

 

生產

   Health post裡有三名醫療人員可以協助孕婦生產,其中兩位有接受過為期三個月的Pregnancy training專業訓練。早年是以產婦在家生產為主。現在政府鼓勵產婦到地區的Health post生產,並且提供在Health post生產的獎金。

 

新生兒照護

新生兒出生後,醫護人會幫新生兒馬上做基本健康檢查紀錄。提供產婦傷口照護和新生兒照顧衛教。一般情況下,產婦和嬰兒會在生產的隔天就返家。醫療人員會於新生兒出生後的第三天以及三個月前往家戶訪查,了解媽媽以及新生兒的健康狀況,適時地提供幫助。

    

 

衛星醫療站醫療服務巡迴

下列兩個巡迴醫療服務計畫,每個月各有四天即三天會到Laduk 地區做定點定時的服務,便利民眾。

  • EPI Clinic (Expanded Programme on Immunization)

  • 疫苗施打

  • 家庭計畫推廣衛教

  • 身體健康檢查

  • ORC Clinic( out reach clinic)

  • 產檢

  • 家庭計畫推廣衛教

  • 醫療服務

  1. 其他各鄰的醫療志願者培訓

 

​成效評估

由於計畫執行時間由45天變更為30天,並加上原先由當地提供資訊為400戶、最後實際為1100戶,並且幅員比預期中來得大,在六名僅有的成員馬不停蹄每日接近10個鐘頭的訪談,有些目標仍然無法達成。例如原先預期訪問80戶家戶,便可達成抽樣20%的目標,但因為實際戶數為1100戶,就讓原本設定的抽樣目標必須訪問220戶家戶才能達成,而在原本的團隊沒有擴張情況下,就變成了無法達成的任務。不過值得欣慰的是,在有限的人力資源與時間之下,我們還是盡可能地達成當初預設的訪問目標。

 

以下為此次田野調項目的完成度統計:

團隊在三週的訪問中,利用地理圖資系統(GIS)將Laduk地區的道路、主要的公共空間及水源、學校、衛生所,以及我們訪問過的家戶都詳實的記錄下來(如前圖)。這些資訊在未來可以提供新的團隊更容易在Laduk地區移動,並且更容易找到標的。最重要的是,未來只要有新的資訊,例如新建的水槽、新設的水管、新的水源地、新的集會所,甚至是未來有教育訓練的場所,都可以被標記在這個標準的地圖上。

 

在訪問的過程當中,受訪者對於我們設計的問題大多都持正面願意回答的態度,所以在訪問時幾乎所有的資料都能獲得答案。結果的整理已在報告內容呈現。比較重要的幾點如下:

 

  1. 我們詳實的紀錄了地震之後NGO及政府對當地居民的照顧與補助。幾乎所有的NGO都以同樣的模式,將物資帶到社區中心,再設法請村民領回,或是以以工代賑的方式,讓居民獲得糧食資源同時也幫忙修繕被損毀的公共道路。但可惜的是,過去六個月來就沒有NGO再進入山區,過去也幾乎沒有NGO組織進到社區做家戶拜訪。

 

  1. 從訪調的結果發現,平均在Laduk區域建造永久屋只要大約台幣十萬到二十萬不等,但在地震後一年卻超過九成九的房子都還是鐵皮屋。由薪資結構上我們可以發現,除了擔任政府公職例如老師,或是到鄰近國家如馬來西亞、韓國、印度、卡達打工的年輕人,可有大約每月八千台幣的固定薪水以外,其他在Laduk的居民大多為農人,而收入只能勉強打平支出,甚至經常需要進行借貸才能夠溫飽。在這樣低薪的狀況下,要存到相對應的錢來蓋安全的永久屋,相較於工作機會多,建材又易運送的都市來比,在Laduk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檢討與傳承​

這次的田野調查訪問,在前中後期都遇到了一些問題,都值得被記錄下來,為將來的計畫做為借鏡,也能讓未來計劃不要犯重複的錯誤。

 

培訓:

  1. 準備時間太少、二個月--->六個月:本次計劃原先希望在2015年底就招滿成員並開始籌備計畫內容,以及進行培訓工作。但由於成員招募不順利,最後變延至2016年五月才完成招募工作。因為此次並不是學生團隊,所以沒有辦法在兩個月的時間內做太多的集訓跟集合討論,並且有很多補助方案沒有能及時申請,所以團員需要在短時間內負擔相當大的工作量,也需要負擔較多的金錢來參與這次的活動。

 

  1. 訪調課程要針對服務目的做培訓:本次訪談需要許多訪問技巧,因為訪問問題的方法時常關係到是否能獲得受訪者真正的答案,還是只是讓受訪者回答“我們想聽”的答案。而問卷的設計這次也未能經由專業人員進行檢驗,而直接使用在專案上,這樣所獲得的答案真實性也需要另外斟酌。若是未來有類似或其他類型的計畫,針對計畫內容所做的培訓課程就需要更緊密且詳細的設計,也要要求所有的團員都參與課程。

 

  1. 體能:此次訪問過程當中,體能是每位團員最大的考驗。Laduk位於海拔兩千公尺的丘陵地上,最遠的家戶,一天訪問內最多需要上下七百公尺的高度,走路接近八公里才能到達,並且所有的路都是崎嶇的山間小徑,或是農家的田埂。這樣的幅員,需要有相當好的體力支援,才能讓訪問順利並有效率的進行。這次行前的體力訓練非常不足,許多團員都要到專案的後半部才能逐漸跟上翻譯的腳步。未來,若要再回到Laduk進行任務,體力的訓練,尤其是類似登山的運動都是可以加強的項目。

 

  1. 英文:過去一般團員在國外的服務經驗,多半是辦理衛教營隊或是英語營隊,而這些營隊所需要用到的英文內容往往是固定的,團員只要針對這些內容進行反覆的訓練即可。但田野調查需要與受訪者有即時的互動,也就是背稿顯然是不可行的一條路。這次行前只有一次找了在台灣的外國人進行訪問演練,沒有辦法讓每一位團員都做到以英文聊天的充足準備,使得在訪問的過程中,常常需要因為想怎麼問問題,而錯失問問題的機會,或是將訪問拖得過於冗長。在未來,若是要進行海外服務專案,我們建議可以在招募團員時期,就請他們提供英文檢定資料做為參考,然後面試之時也可以部分已英語坐應答。而在團隊形成之後,需要進行更多次的英語口語訓練,讓未來的專案執行效率能夠倍增。

 

  1. 對當地了解:由於過去協會只有非常少數的成員有到Laduk參與過服務任務,所以對於當地的地理環境、人員組成等都沒有基本認識,雖然曾經到過當地的組員們有非常詳實的介紹,但是與身歷其境仍然有相當大的差距,所以在準備時就比較難將這些資料考慮進來。

 

  1. 其他報告分析分享:尼泊爾政府對於大型的行政區域,有做了一系列的普查報告。雖然內容無法深入到各個鄉村,但是其結果仍然具有相當重要的參考價值。這次培訓的過程當中,團隊成員沒有足夠的時間討論這幾分普查報告結果,只能自行閱讀,較為可惜。為了補足這部分的不足,我們預計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重新檢視這些普查報告,並與我們此行的結案報告互相參照,也正好檢視是否有數據上的落差,以用來檢視尼泊爾政府在做普查之時,採樣是否夠全面等重要影響結果的因子。

 

中期:

  1. GIS漏做:在行程當中,因為參與專案的人員溝通上的問題,所以並沒有所有的家戶都做到GPS定位。

  2. 電力不足無法做資料整理:因為當地夏季為雨季,今年雨量又特別多,導致土石流頻傳,電力的供應也連帶地受到影響。

  3. 行程安排緊湊,休息時間太少:由於Laduk地區幅員比我們出發前預期要大上許多,而在不希望減少訪問對象數量的前提之下,團員每天必須要完成的工作量相當龐大,相對的就沒有辦法讓團員有足夠的休息時間。雖然在團員積極的配合之下,目標達成率相當高,但在過程當中,就讓團員沒有辦法有足夠的時間與受放者進行更深度的交流,也較無法獲得更深層的資訊。

  4. 平均一天的工作量:由於這次每天的行程安排,我們需要與三個翻譯人員同時進入受訪者家戶或工作地點,所以早上必須我們先吃完早餐,再等翻譯們吃完他們習慣的早午餐,然後才能一起出發,事故早上大約會有四到五個鐘頭待在營地。而中間訪問的過程,因為路途遙遠,大約需要七到八個小時,所以晚上回到營地時,負責晚餐的值日生若約五點開始準備,晚餐大約就要到七點才能開始。而在晚餐結束,又需要開大約二到三小時的檢討會與錄音,所以導致團員在一週內會相當程度的累積疲勞。未來較好的做法,可能可以將每日會議檢討的內容,放到隔天早上,在翻譯用早餐時進行,這樣叫能讓團員在結束一天勞累的工作之餘能早點休息以外,檢討的內容也能立即在當天的訪問中執行,避免遺忘。

  5. 記錄準確性:團隊在一開始只有用人工確認問卷,但有許多細節仍然在紙本上無法被清楚的記錄下來。在訪問中期經團員提醒,才開始要求每一份問卷在當天訪問結束,都須以錄音檔的形式,將問卷的結論內容做最後的確認。未來若要進行類似的計畫,錄音勢必要從訪問的前期就開始,避免資料遺漏。

  6. 培養與翻譯默契(英文)或是找當地的翻譯:這次由於行程安排相當緊湊,並沒有讓團員與翻譯們在進入Laduk之前有較多的時間交流,以至於在訪問的前期,部分團員與翻譯之間的溝通並不順利,包括口音不同、會錯意等等。而翻譯在訪問的過程當中,雖然有團員的再三提醒,但時常仍會將自己的生活經驗也加入到答案之中,進而影響到答案的準確性。未來若是能有較多時間再行前與翻譯做討論以及工作確認,並且讓團員熟悉翻譯口音,則會對訪問的流暢度有相當大的幫助。

​未來展望

  1. 水資源評估團:由此次訪問結果得知,因為地震帶來的地貌改變,使得地震之後Laduk地區居民冬季的水源嚴重不足(原本的水源變小或是消失)。而夏季雨量豐沛之時,居民原先設置的儲水槽又在地震中損壞,是故無法進行儲水,更無法灌溉農地。團隊預計在未來乾季時,協同專業水利工程人員回到Laduk山區進行乾季的水源探勘,並且評估興建儲水槽與水管管線所需經費,與水資源相關NGO聯絡,評估是否由臺灣志工盟協會直接募款進行水利工程,亦或是尤其他NGO提供資金來進行。

  2. 農業技術團:在訪問的過程中,團隊發現Laduk山區的氣候條件因為適合許多經濟作物生長,所以有非常少部分已經接受農業技術指導的農民,可以因為種植高單價的經濟作物而得到更好的生活。台灣的農業技術團隊在全世界都享有盛名,若是能與這些專業的技術人員聯繫,並且獲得他們的支持,或是直接與國合會合作,在Laduk山區辦理農耕技術指導課程,相信能夠大幅改善居民的經濟條件,也讓重建的工作能更順利的進行。

  3. 921地震重建分析、社區重建分享:過去臺灣在921地震之前,並沒有任何經驗在大型震災後的重建方案。但在過去的十幾年間,我們看到當初受到震災最嚴重的幾個鄉鎮,都建起了臨時避難所,

© 2016 by VolunteerLink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 

  • Facebook Social Icon

臺灣志工盟協會

VOLUNTEERLINK

TAIWAN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